分类 [ 祁红文化 ]
公示公告
 关于2017年市茶产业专项资金项目拟申
 祁门县祁红产业发展局2016年部门决算
 祁门县祁红产业发展局2016年一般公共
 祁红产业发展局2017年“三公”经费财
 祁红产业发展局2017年预算情况说明
 关于2016年祁门县茶产业扶持资金项目
 祁红产业发展局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财
 祁门县祁红产业发展局2015年部门决算
 祁红产业发展局2016年预算公开
 祁红产业发展局2016年“三公”经费财
祁红文化 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祁红文化 >> 祁红历史
祁门红茶红遍全球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6-8-16 阅读:975

    祁门县在安徽省西南角,县内山岳连绵,黄山支脉由东向西延绕全境。茶园分布,大部分在海拔100-350米的峡谷山地和丘陵地带。由于地势较高,温差不大。气候温和,冬无严寒,夏无酷热。更是晴时早晚遍地雾,阴雨成天满山云。
    土壤大多是千枚岩、紫色页岩风化而成,雨淋冲刷,理化性质优良,湿润酸性,有机质丰富,土质松透,排水通气。茶树品种适制性广而不狭,尤其是槠叶种。山多、云多、雾多、阴雨多、日照少“四多一少”,形成了优异的自然环境,因而茶芽蕴蓄丰富茶汁,叶质柔软,香气独特,叶汁醇厚而不苦涩,滋味隽永。为祁门红茶优良品质打下了物质基础。
    昔日茶农在鲜叶加工时,先日光萎凋,使光能热能互相作用,促进内质变化,而后揉捻渥红(不用外国货“发酵”而用切合实质的中国化文字)。茶厂收购湿坯,由茶工控制渥红技术和干燥技术,因此香味良好。茶工根据渥红程度不同,采取不同火温烘焙技术。渥红已足采取高温快烘,急速制止酶的继续活化;渥红不足的,采取低温慢烘,促进酶的活化,助长继续渥红。这种技术措施,可使酶促氧化相同品质划一。产生甜花香。滋味醇和,比印度红茶优越。
    祁红与印度高级红茶主要成分比较(占干物%),祁红1级、2级:咖啡碱分别为3.99%和3.81%;印度大吉岭碎橙黄白毫、阿萨姆花碎橙黄白毫分别为2.84%和3.43%。黄酮类化合物:祁红1级、2级,分别为8.92%和9.77%;印度大吉岭碎橙黄、花碎橙黄分别为10.68%和16.24%。
    祁红毛茶加工,筛分精细,使外形整齐美观,内质一致。最后复火也很考究,把茶叶盛入袋内,避免烟焦;烘笼盖闭,调和温度;低温长烘,吸回香味,减少芳香油挥散。所以茶叶香气能发展到最高峰,成为形质兼优的名茶。
    祁红外形条索紧细齐长,色泽鲜润,全毫显露,滋味鲜醇甘浓,汤色红艳明亮,叶底嫩匀。1876年祁红试制成功后,成为红茶后起之秀,蜚声中外。1915年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荣获金质奖牌;1986年商业部召开的全国名茶评选会上,祁红再次被列入名茶部优产品;1987年10月,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的第26届世界优质食品评选会上,又荣获金质奖。赢得了建国以来安徽出口商品的第一枚国际金奖。
    祁红滋味,味中有香,香中带甜。博得中外称赞,深受饮茶者喜爱。特别在英国伦敦市场,祁红被称为茶中“英豪”,每当祁红新茶上市时,人人竞购,交口传扬。1985年安徽省派出祁红贸易代表团去英国,受到当地热烈欢迎,在欢迎仪式上升起了中国五星红旗。
    昔时日光萎凋,有萎凋不句之弊。建国后逐步研究改进。现大都采用萎凋槽萎凋,在35度至38度温度下摊鲜叶20厘米以内,3-4小时就可终止萎凋,克服萎凋不匀现象。揉捻技术是揉透揉紧,使条索卷细卷紧,形成毛茶紧结细长的美观外形,增进内质变化,汤色红艳,滋味甘甜。采取重揉技术,细胞损坏80%以上。液汁充分揉出,易于渥红。成茶冲泡时,溶得快,汤色浓,滋味好。渥红一般在专设的渥红室,室温在24度至28度,湿度在95%以上。烘干用手工烘笼烘焙的传统方法,保持和发展香气,形成品质特征。严格掌握火候,低温长烘,可形成突出的祁门“蜜糖香”。大规模生产是采用机器烘干,吸取传统烘干的技巧。一般分毛火和足火。毛火温度在100度至110度,约15至16分钟,烘至7成千,摊放1至2小时,使叶脉、叶梗中水分重新分布,茶坯回软。再足火,温度在80度至90度,上叶厚些,约30分钟,以达到毛茶规定的含水量5%至7%。摊放退火。使内质不会继续变化,然后包装。
    近年来,随着制茶工业的发展、革新,祁红的产制运销包装等方面,不断改进,品质也有所提高。香气因火工不同,有砂糖香、苹果香、甜花香,清鲜持久,独树一格。英国人最爱品饮祁红,贵族皇家都以祁红为时髦的饮料,用祁红向皇后祝寿,赞美祁红为群芳之最。英国人普遍有饮“午后茶”的习惯,常用祁红拼上印度红茶,再加牛奶砂糖饮用。近年,世界上兴饮切细红茶,而祁门工夫红茶,声誉仍不变,保持着传统的风格和有畅销的市场。除销英国外,还有荷兰、德国、法国、瑞士、澳大利亚、瑞典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。碎红茶袋泡茶老嫩不分,老多于嫩,有的以老充嫩。这样,不久会被淘汰。祁红工夫如能维持原来的品质,或进一步地提高,恢复百年前的独占世界市场之地位是有可能的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    •作者 陈椽

 

 
 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