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[ 祁红文化 ]
公示公告
 关于2017年市茶产业专项资金项目拟申
 祁门县祁红产业发展局2016年部门决算
 祁门县祁红产业发展局2016年一般公共
 祁红产业发展局2017年“三公”经费财
 祁红产业发展局2017年预算情况说明
 关于2016年祁门县茶产业扶持资金项目
 祁红产业发展局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财
 祁门县祁红产业发展局2015年部门决算
 祁红产业发展局2016年预算公开
 祁红产业发展局2016年“三公”经费财
祁红文化 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祁红文化 >> 祁红茶人
吴觉农:当代茶圣的祁门茶情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6-8-14 阅读:119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 吴觉农(1897-1989年),原名荣堂,先生年青时立下振兴祖国农业之大志,遂改名觉农。曾用笔名有池尹天、施克刚等。浙江上虞人。

    先生早年就读于浙江省中等农业技术学校(浙江农业大学前身)时,就对茶叶发生了兴趣。1916年毕业后因成绩优异留校任教,1919年考取由浙江省农业厅招收的去日本研究茶叶专业的官费留学生,在日本农林水产省的茶业试验场学习。1922年底学成归国,先在家乡上虞筹资办茶场未果,后应当时上海商检局之邀,前往筹办茶叶出口检验。此后辗转各地,为中国民族茶业发展日夜操劳奔走。解放后,先生任新中国农业部常务副部长兼中国茶叶公司总经理。

    吴觉农先生的一生,是为中国茶业奋斗的一生,他既是一位茶界泰斗,又是一名出色的社会活动家和知名爱国民主人士。正如陆定一同志在《茶经述评》中所评价:“觉农先生毕生从事茶事,学识渊博,经验丰富,态度严谨,目光远大,刚直不阿。如果陆羽是‘茶神’,那么说吴觉农先生是当代中国的茶圣,我认为他是当之无愧的。”

    当代茶圣吴觉农,与祁门茶业亦结下了不解之缘。1932年,先生在上海商检局任技师,当时的安徽省建设厅向其发出邀请,拟请先生出任设在祁门的省直茶业改良场场长。先生考虑到祁门是中国茶叶的重要产地,欣然应允。这年冬天,他离开生活舒适的繁华大上海,独自一人前往祁门。

    当年的祁门,地处穷乡僻壤,山高林密,路途十分险恶。数十年后,先生曾亲笔给祁门茶叶研究所写过一封信,叙述了来祁过程:土匪扪劫,交通断绝,野兽出没,一路上吃尽苦头,屡遭危险才得抵达。令人遗憾的是,这封宝贵的来信,因种种原因,今日已无从查找了。

   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,祁门茶业改良场总场设在南乡平里。先生抵达时,因为屡屡变更,改良场的科研与生产均濒于停顿。先生丝毫不顾条件艰苦,带领全场职工,投入紧张工作,使科研、生产很快步人正轨。不久,全国经济委员会农业处把修水茶场并人祁门改良场,成立了祁门茶业改良局委员会,先生为7名委员之一。他更加如鱼得水,大显身手,多方争取支持,获得了数万元的科研经费,购置了一大批茶叶科研设施与机械,改良场面貌逐渐改观。改良场此后不断发展,成为当年全国同类机构中的佼佼者,就是先生在祁时打下的基础。

    吴觉农先生在祁门所做的影响最大的一件事,乃是首倡成立茶叶运销合作组织。先生一生爱国爱民,尤其体恤民众疾苦,来祁门不久,他就对祁门茶业状况进行深入调查,想从中找出发展祁红生产的良策。在调查中,先生带深入茶农家中和茶园上,与茶农直接打交道,倾听茶农疾苦。经过深思熟虑,先生认为,当年祁红产销有几大弊端,概括为洋行和茶栈的“抢茶主义”、茶商的“绑茶主义”和茶农的“敲茶主义”,尤其是运销制度极不合理,中间环节太多,层层盘剥,茶农深受其害。因此,先生决定成立茶叶运销合作组织,他提出这一组织的目的:“一,在自有生产,自行制造,自为运销,使茶之企业,成有系统之经营。二,消极的作用,避免种种中介商人的从事削剥;积极的作用,集中力量,改善植制。三,茶业由合作驯成有利益生产事业,渐以达到茶户经济生活及文化生活之向上。”

    在吴先生极力倡导与亲手操办下,1933年在平里茶业改良场内,成立了“平里茶叶运销合作社”。为了推动合作事业发展,采取了不少优惠茶农的措施:凡是卖茶给合作社的茶农,经申请登记后,即为社员,首批社员有50多人。社员前来售茶,合作社一律支付现金,决不拖欠,并当场记下数量及价格,运销外地盈利后共享。且事先声明,社员只享受盈利的权利,不承担经营亏损的责任。

    当时,改良场经费有限,合作社无启动资金。吴先生倾囊而出,个人垫付1200元,并冒着巨大风险,通过私人关系向银行贷款1000元。改良场全体职工为此感动,自愿捐出一个月的薪金1800元。就这样,凑齐4000元现金后,合作社于1934年茶季,正式启动营业。在平里双凤坑设一分社,分别请当地精于茶业的章绍周、章俊之等人负责。4月开秤收购毛茶,精工制成红茶5

9箱,每箱60斤共3540斤。运抵上海,吴先生亲自负责销售。由于减少了茶栈、茶商的中间剥削,这批生意下来,居然盈利233元之多。7月,即召开社员大会,分发红利,茶农由此大得实惠,踊跃参加合作社。从此,祁门茶叶运销合作社大发展,最盛时有70余家,社员数千人,并逐渐推厂到全国。我国的茶业合作,就这样始于祁门,而先生倡导功不可没。

    1934年7月间,因要出国考察茶业,先生辞去祁门茶业改良场场长一职,由胡浩川先生接任,吴觉农先生从此离开祁门。此后,先生虽人不在祁门,但仍时时心系祁门茶业,他在当年写的不少茶业著作中,如与范和钧合著《中国茶业问题》等,都对祁门茶业进行了分析论述,为祁门茶业发展呼吁呐喊,一刻也没有停止过。

    解放后,先生虽身居高位,公务繁忙,但对祁门却丝毫未忘,关心有加,他为祁门茶业的每一次发展、每一个进步而倍感欢欣。1985年,时值安徽省农科院祁门茶叶研究所70周年所庆,先生回忆起当年在祁工作情景,百感交集,提笔书道:“祁门红茶,多年称雄。中经淹息,人事未雍。种茶植树,跟上四化。”并“祝祁门红茶色更艳、味更强、香更浓”。1987年,祁红荣获第26届世优质食品博览会金奖,时年91岁高龄的先生,闻听此喜讯,搐捺不住欣喜之情,于中秋佳节那天,赋诗一首:“祁红屯绿素称最,出欧评选再夺魁,饮料药料称双绝,富国利民人人爱。”表达了对祁门茶业的拳拳之心,殷殷之情。

    祁山苍苍,闻水泱泱,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。

 
 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